• 三峽工程奉節移民大搬遷——內遷篇

  • 題記:《奉節移民大搬遷-內遷篇》真實記錄了奉節內遷移民從老城遷往新城的過程,以及其間人們外部利益、內心世界的激烈沖突。通過依次講述了7個小院子的故事,如同給了我們一張奉節的里巷地圖,我們順著這個脈絡,去探詢每一家人在移民搬遷時候曾經經歷的喜怒哀樂。在這些最底層的尋常百姓家,搬遷如同一次考驗,又如同一次征戰,他們的收獲和失落,就是生活底層的滋味。


    內遷篇之一   大東門街52號

          依著考古學家的說法,位于三峽腹心地帶的奉節,高度剛好在長江的二級臺地左右,涉水可捕魚蝦,登陸方便耕種,是最適于人類生活居住的。憑借渝、陜、鄂三省水運交通的便利和商貿物資散地的優勢,小小的縣城里,居然容納了六萬多人,縣城的周邊也還有四萬來人。由于奉節是三峽庫區的一個全淹縣城,需搬遷的人數有十萬之多。占全庫區百萬移民總數的十分之一。眼下城遷工作已經成為移民工作的重中之重。如何讓居民們順順當當地搬往新城,這個問題已經醞釀了好幾年。眼看二期蓄水的日子越來越近,奉節決定還是繼續采用抽簽這個古老的辦法,讓居民用自己的手去決定自己在新城的住房位置。 

      奉節的大東門街是條年代悠遠的街道,長度不足200米,幾座木結構的房子是清朝建造的。大東門街63號院里住著一位年近百歲的老人歐志高。他參加國共合作,打過日本鬼子,他喜歡給人看當年的老照片。歐志高的老鄰居劉玉瓊老太太也80多歲了。她在這個院里已經住了60多年。兩個兒子與她一塊住在這個院里。 

      再過幾天就要抽簽了。鎮移民站和居委會的干部們挨家挨戶的走訪居民。他們和老人拉拉雜雜地聊著家常,做做搬遷戶的思想工作。 

      過了永安路,干部們來到縣政街中段的丁家小店。 居民丁國森的家離這只有70多米遠。他希望今后的住房離新門店還能挨的近些。 

      縣政街的北頭左側,有一條月牙街。月牙街的50號院里住著詹家的十幾口人。退休干部詹光澤不愿意參加抽簽,為了說服他,干部們已經來了好幾次了。詹光澤有自己的一套道理,他說:“外邊把我評為中國專家,世界知名專家,最后我連房子都沒有,不至于到這個程度吧?老城原來住的哪個地方,新城就還到哪個地方,在中心地方就還到中心地方,在邊區地方還到邊區地方,統一都來抽簽哪像話啊?抽簽太不合理了,這是縣里頭搞的一個鬼名堂……” 

      移民干部解釋說,這個安置辦法是請居民代表討論出來的,為了制定移民搬遷政策,永安鎮開了兩次,抽簽這個辦法,在當時的居民代表會上基本是得到一致通過的。 

      但是詹光澤一肚子怨氣,“如果不修三峽電站,我們這里的地皮值1000多塊錢一平方,按照現在的條例,只補我們200多塊錢一個平方,損失太大,百分之七、八十,如果在新城買房子,800-950一平方,如果移民搬遷按房屋的級別、土地的級別償還那就合適了……” 

      詹家的思想工作一時做不通。 

      到了抽簽這天,大東門的劉玉瓊老太太也想去現場。兒子們好說歹說才把她勸住。縣政街的丁國森也早早地趕往會場。會場右側門外的咨詢臺上,坐著永安鎮的移民站信訪辦主任唐玉新。在吃力不討好的信訪辦,老唐的臉上很少出現過這樣的笑容。 

      參與這次抽簽的有居民有私房戶主正式抽簽戶1100余戶,預備戶200戶,將抽取安置新房1388房。 

      奉節新城建在老縣城的西側。約15公里處。新城沿江有27公里長。三馬山一帶是新縣城的中心地段。是縣直機關和商業區所在地,生活居住方便,因此大家都希望抽到那里的簽。寶塔坪離雖然是旅游開發區,但離新縣城還有20公里遠。所以很少人愿意搬到那去住。 

      對于老城有私房的人來說,這是決定命運的一次抽簽儀式。他們的兩個指頭輕輕一捏,就給自機己在新縣城的住址定了位,這個古老的辦法使得城邊的和鬧事區的大老板和小店主,當官的和平頭百姓都站到了一個起跑線上。 

      2001年12月1日至2日,奉節縣組織的居民還房抽簽順利結束,1387套安置房全部落實到1110戶居民頭上,并由縣公證處當場進行公證。 

      詹光澤放棄了這次抽簽的機會,他和家人都不愿意接受這種方式。 

      沿江而建的奉節老城,人口密集,地勢起伏不平。樓房之間幾乎沒有空間。因而城北的一塊最大的平地便被叫做人民廣場。這個廣場是居民們集會,娛樂的主要場所。 

      2003年的春節是奉節老城的最后一個春節了。大東門街的劉玉瓊老太太沒能像往年那樣到廣場上看游藝表演。前些天,他在家里跌了跤,摔斷了股骨頸,正在家里養傷。兒子們正忙著為老太太四處求醫。動手術危險性很大,醫生盡量嘗試危險性低的治療方法。 

      人民廣場上還看不出搬遷的忙碌,倒是外地的客商,抓住時機前來推銷自己的商品。他們用有趣拍賣的方式吸引了不少人,一個廚房用的刀架1塊起價,以6塊最終售出。 

      重陽節的時候,居民回憶起小時候看帆船的場景。劉玉瓊老太太說,“我到三馬山去了,我去過100歲,準備200個碗,凡是來慶賀的,一個人要送一個碗,都要要百歲老人的碗。到景德鎮去燒200個碗,起碼要三、四百,就算30席,我們的親戚要占多少席哇……” 

      幾個月后,劉玉瓊老太太因為骨折引起的并發癥去世。大東門63號院里經常能見到只有歐志高老人孤獨的身影。 

      這年的夏末,大東門街也開始拆遷了。劉玉瓊的兩個兒子在新城的住房還沒有蓋好,暫時還住在老院里。歐志高老人已經搬走了。鄰居譚有富是劉玉瓊的大兒子,他說,“歐志高是7月30號那天,他們那天搬的,晚上一黑,什么也沒有了,一到晚上屋里就不是一般地黑,那確實有點凄涼,我弟弟譚友恒一到晚上他就不出來,搞的不好,他就是住在屋里把門關上,他是到了黑了,他就不敢出門,原先不管是冬天也好,冬天有時候大家吃了飯了,都搬幾個凳子在外面,外面可以散心,擺一下天,聊一下龍門陣,那習慣了,現在這里就顯得人去樓空,凄涼得很。” 

      歐志高老人住在新城的安坪巷,這里離鎮政府不遠。歐志高老人經常下樓轉悠。而賣蓑衣飯的人已經開始奔波于新城和老城之間了。 

      老城二期水位線以上的居民們,還照樣重復著以往悠閑的日子。二期水位線以下的居民們,則根據縣里的要求,加快了搬遷的進度。 

      大東門街上的一位居民在門口展覽她買來的毛主席像。引得一些人駐足觀看。住在新城的歐志高老人,一直惦記著老城。聽說自己住過的大東門街的63號院已經拆了,就專程趕來看看自己的故居,他要在這里照相。 

      由于縣里正在加快拆遷進度,而新城的一些住房還未蓋好。2003年夏天,大東門街63號院劉玉瓊老太太的兩個兒子暫時先搬到了周轉房里。二兒子譚友富和妻子因為企業不景氣先后下了崗,靠吃低保維持生活。兩人正在為今后的生計琢磨出路,他們計劃,自己住30多個平方的小面積的房子,把另一套大面積的房子租出去,每個月就有一定的生活來源。閑暇時候,喜歡音樂的譚友富吹起了笛子。 

      隨著城遷速度的加快,人民廣場已經改成了大巴停車場。這天是在老縣城居住的學生們到新城新校上學的日子。縣里專門組織了警車護送。 

      在大面積的拆除奉節老城時,每天都有一些居民在現場觀看。看著那些他們曾經住過的房子,在機器的轟鳴聲中,變成斷壁殘垣。化為一遍廢墟。對于他們來說奉節老城的影子以后只能從夢境里找尋了。 

      奉節最后一爆的頭一天晚上,大東門街的歐志高老人讓保姆跟家人打電話聯系到現場觀看的事。老人說,“我們都去看,幾百年沒見過,新中國啥事都是新的。大東門我都住了幾十年了,住了五六十年了,我出生的時候慈禧都還在呢,殺朝官,后來是熊克武,那時我們都在(重慶)城里頭……” 

      第二天歐志高老人提前來到現場,等著看奉節的最后一爆。 

      從老城和新城各種趕來的人們站到視野開闊的地方,等待這奉節老城135水位線以下的最后幾幢房子,在眼前倒下,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向自己的家園作最后的告別。 

      有個老人于爆破前夕用古老的聲調,朗讀著一冊手抄的老戲本兒,那悠揚的吟哦象是在為奉節古城唱安魂曲。 

      三峽二期蓄水是奉節人忘不了的日子,為了這一天,他們已經準備了十年,等待了十年。水位到了135高程這天,歐志高老人又不辭辛苦地來到了老依斗門的遺址。一個近百歲的老人在江邊看蓄水,本身也成了江邊的一景,引得一些看水的人主動過來跟老人打招呼。 

      沒有驚心動魄的急流,沒有喧囂嘶叫的旋渦,江水只是不知不覺間就漫了上來,淹沒了依斗門下那500多級歲月悠久的臺階,淹沒了曾經無數次停泊船只和上下乘客的老碼頭,把數千年歲月的記憶都永遠地深藏于水下,讓往日的時光停留在曾經輝煌過的日子里。 

      奉節的人們過去說起蓄水,總覺得是件遙遠的事情,總覺得還有不少日子可以從容打發,等到看見江水淹沒了斷壁殘垣,淹沒了他們平時走過的道路,淹沒了他們熟悉的一切,他們才真正地感受到:這次是與過去真正地告別了。 

      二期蓄水完成之后,老奉節城的人民廣場已經變成了一個集貿市場。為留在老城的居民們提供服裝和蔬菜等生活用品。 

      劉玉瓊的兩個兒子終于搬進了新城自家的住房。譚友富的家住在離新城鬧市區不遠的地方。譚友富說,自從搬進新城,環境變好,空氣變好,每天早晨鍛煉鍛煉,體重從108斤增加到了132斤。雖然裝修房子欠了帳,不過讓他興奮的是,“我們這批老頭子,準備組織一個民樂隊,這個民樂隊看能不能夠走向市場,在市場上如果能夠站住腳的話,今后對家里還都有一定幫助。” 

      新城大橋的旁邊建造了一個廣場,名叫帝王廣場。廣場上經常有一些文化和商業方面的活動。譚友富從新居走到這里只需要三分鐘的時間。譚友恒的新居在大橋的另一側。從譚友富家到譚友恒家也不過10分鐘的路程。因此兄弟倆還是經常見面。 

      按照當地人的規矩,2005年正月十二就要給歐志高辦100歲壽辰了。如何操辦這件事成為他與兒女們聚會時的中心話題。兒女問老人有什么要求,過生日怎么辦,老人說:“首先我們要燒三百個碗,還有調羹,調羹都是次要的,主要是碗,把頭像燒在碗中間……” 

      每周六,喜愛吹拉彈唱的朋友們都會聚到譚友富家排練曲子。為今后的對外演出做準備。 



    內遷篇之二  月牙街50號

            奉節的內遷移民工作進入攻堅階段。一些居民由于某種原因,還滯留在老城。退休干部詹光澤的小院在月牙街50號。他和弟弟妹妹跟86歲的老母親都住在這兒。按照縣里的規定,有私房的居民要用抽簽的形式,決定在新縣城的住址。而詹家兄弟都不同意這個做法。 

      2002年的元宵節,詹家兄妹把親戚朋友都請到月牙街的小院里吃最后一頓團圓飯。 

      抽簽的事就這樣拖到了夏天。詹光澤也到重慶的親戚家散心去了。 

      為了推動搬遷速度,縣里組織了由縣,鎮,街道,聯合組建的幫促工作隊。工作隊也沒少往月牙街50號的小院里跑。詹家兄妹也都躲在屋里,不肯出來見面。2002年3月,幾經打聽,他們還是找到了詹光澤的妹妹詹光清。 

      到了5月份的補充抽簽時,詹家兄妹還是沒有去。詹光澤和小弟仍然堅持原來的想法,但二弟和妹妹的態度已經有所松動。10月,到了最后一次人房掛鉤抽簽時,詹光澤的二弟和妹妹終于都到了現場。雖然不是很情愿,但他們還是接受了這個方法。 

      詹光澤和二弟放棄了這最后一次的機會。 

      簽雖然抽了,但詹光清還是沒有按照要求搬家。原因是她家的廚房的賠付問題還沒確定。 

      后來詹光清廚房賠付的問題有了說法。她就開始搬往新城,并開始拆除自己的老房。 

      詹光澤已經從重慶回到小院里。幫促工作隊再次來到月牙街與他商量搬家的事。 

      由于詹光澤和二弟詹光耀錯過了抽簽的機會,他們在新城的住址就由縣有關部門代抽和指定。為了說服詹家兄弟早日搬出這個小院幫促隊再次前來與他們進行協商。 

      搬到了新城后,詹家兄弟都沒能住到月牙街上。詹光耀住進了愛人單位分的新房。縣里給他指定的私房,一直還空在那兒。 

      詹光澤的新房與詹光耀的新房只有一樓之隔。位置在縣政府的旁邊。這是縣科委給他分配的住宅房,縣里給他指定的私房也一直空著。 

     


    內遷篇之三   縣政路59號

         以白帝城而聞名的沿江古城奉節是一個商業較為發達的城市。外來商品主要途經水運分布到街頭的各家商店里。城里的許多居民都把門店經營作為謀生渠道。 

      在離縣政府200多米的永安路口,有家生意興隆的小店。店內主要經營糖果煙酒。小店的兩面店門面對著鬧市區的主要街道。不少機關干部都是這的常客。這個小店的店主叫丁國森。十年前因為工傷事故傷了他一條腿。從木材公司病退后,他把祖上傳下來的門店一分為二。一半租給別人經營。每月下來,他的店里都有幾千元的收入。三個下了崗的女兒是他店里的骨干成員。老丁的家就在店旁邊6,70米的巷子里。多余的貨就在家里存著。隨時可以很方便的拿到店里。 

      奉節新城沿江有27公里長,商戶們都想把門店還設在鬧市區。 

      奉節縣建新城時,三馬山一帶還很荒涼。當時是為了鼓勵所屬機關早日搬過來,曾出臺文件,資金不足的單位可以拍賣所蓋辦公樓一層的門面。遷建機關也的確靠此從民間吸收了不少資金,到了新城有個模樣時,這一帶成了鬧市區,門面的價格已經比當時拍賣時翻了幾個跟頭。老城鬧市區的商戶都盯著這些門面,有些人專程為此上訪。 

      商戶劉向東的妻子是下崗工人,1998年底劉向東從親戚朋友那里借錢投資在司法局地盤里買了間門面。經營了幾年建材生意。他是個復員兵,進修過法律專業。他是縣航道處的正式職工,停薪留職后經營這家門店。對于縣里要收回門面的做法,他非常反對。 

      縣司法局是當年最早搬到新城里來的。因為當時資金不足,他們從劉向東這樣的商戶手里籌到了不少錢。國務院有關部門曾經發文,要求地方政府解決與民爭店的問題。奉節縣政府也把這見事作為大事來抓。 

      但是由于利益方面的原因,已經成為新城店主的單位和個人都不想把門面退回去。奉節老城的街頭,出現了言辭激烈的請愿書。請愿書后的簽名冊上,劉向東的名字排在第一位。 

      為了慎重防止出錯。縣里專門組織了調查組。對老城商戶的門店反復進行調查核實。 

      奉節縣黨政機關的門面房清理工作已經開始了。有的單位還能夠按照縣里的要求歸還門面。有的單位就總想在這事上討價還價。事情的進展并不像人們期待中的那樣順利。老城的一些商戶不斷的到處上訪。街上貼出了再次請愿書。 

      黨政機關門面清退工作沒能按照縣里規定的在3月底前完成。縣里召開有門面的黨政機關負責人會議。專題協調這件事。 

      由于當年門面買賣的雙方是嚴格按照合同法辦事的。多年從事法律工作的司法局長對靠行政命令收回門面這件事感到和為難。 

      司法局長冥思苦想了幾天寫了一份多渠道處理門面問題的建議。交給了縣里的主要負責人。建議的核心是采用在相似地段另還門面和高價協商購買門面的辦法。這建議受到了縣里的重視。 

      帶頭寫請愿書和再次請愿書的劉向東,在退還門面的問題上一直不肯讓步。反而對自己買的門面再次進行裝修。司法局長聞訊后,再次找他協調。 

      縣里參照司法局長提出的建議,基本上解決了門面清除問題。但資金一直較為緊張的司法局,用的卻是另一種辦法,司法局在本來留做街頭花園的位置上又加蓋了幾間門面房。滿足了老城商戶們的要求。劉向東等商戶也就保住了已經購買過的門面房門面房。精明的劉向東把自家店面的一部分租了出去。一部分店面交給妻子經營。而自己又回到縣航道處的總務科,當他的科長去了。 

      老城的一些門店處理商品已經到了最后的關頭。縣政路丁家小店的店主還在耐心等待門店資格的審定結果。 

      搬到新城的商戶開業后,生意很是紅火。老城的商戶也焦急地等待著門店資格的二幫三幫的認定和公布。 

      商戶丁國森家的三套住房也都抽到了比較好的地段,而決定他家主要經濟來源的門店位置還未確定。老城的商戶們大多都已搬走了。新城的門店大多都已開張。丁國森的小店里商品也已基本賣完。但他在新城的門店卻還沒有定位。 

      街坊鄰居們多數已經搬走了,丁國森還在耐心地等待門面歸還最終的結果 

      離丁國森住房不遠的地方五金大樓即將爆破。剩下的幾戶居民開始緊張的搬家。丁國森家的另外兩套住房還未交付使用。他和妻子正焦急地等待著拿到周轉房的鑰匙。 

      大樓爆炸前夕,丁家關了門店,開始收拾自家的行李。準備先租兩間房搬過去。 

      過了段時間丁國森的女兒打來電話,說她家的門店分到了商業區的黃金地段,以每月4000塊錢的價格租了出去。丁國森和老伴搬到在重慶買的房子里,安渡晚年去了。而他的女兒們也正在準備找個合適的行當繼續經營。

                                                                                           

    內遷篇之四   人民路48號

            奉節老城位于長江第一峽瞿塘峽的西南方。自從西漢末年公孫術在白帝城自立為帝算起。人們在這個古城里已經生活了兩千多年。 

      根據三峽工作的需要,奉節成為10個全淹縣城之一。為了推動搬遷進度,奉節縣每隔一段時間就選擇一個標志性的建筑實施爆破。 

      2002年5月1日,依斗門碼頭小商品市場實施爆破。 

      2002年7月,人民大樓教委大樓實施爆破。 

      下一個爆破的目標是五金大樓。這座大樓原定于2002年9月8號爆破,但大樓左邊的48號院里,還有幾戶人家不肯搬出。縣拆遷辦已經上門做了好幾次工作了。 

      在這三戶未搬的居民中,態度最為強硬的是轉業干部趙思禮。他在解放戰爭中曾經負過重傷。他不愿意的原因,主要是多年前自家搭建的生活住房不能得到補償。 

      趙思禮家右前方的居民叫肖德貴,他不愿意搬的原因也同趙家一樣。另外,他的周轉房也還沒有落實。趙思禮的老伴叫方翠屏,曾經做過縣五金公司的經理。直到9月5號,為了捆綁行李她和家人住在臨時搭建的小床上。縣有關方面找到了在公安局工作的趙思禮的兒子,讓他做兩位老人的工作。并就賠償問題達成某種共識。 

      9月9日這天下午,趙思禮家率先搬走。 

      旁邊的大樓里爆破隊員們已經開始裝藥了。負責爆破大樓的是南京某部。爆破隊的負責人讓隊員們設法把大樓與48號院相連的地方先拆開。 

      肖德貴是縣食品公司的下崗職工。曾經開設過鞋店和童裝店。妻子冉叢玉是個體裁縫。家中原有一些積蓄。他們在公房旁邊搭建了幾十平方米的私房。而按眼下的政策,自家搭建的房子是得不到補償的。 

      九月十號這天下午五金大樓要進行爆破,而大樓左邊的人民路48號院里還有兩戶居民沒有搬出。爆破施工隊已經開始在大樓里裝填炸藥、連接導線了。為了不至于在大樓爆破時遷倒48號院的房子,爆破隊員們已經開始對兩房連接處開始進行切割了。 

      頭天下午,工作隊曾經承諾,今天要給這兩戶居民解決周轉房的問題。10號天剛亮,居民肖德貴就站在門口張望。居民肖德貴雖然把家里的東西都打了包,但還是沒有要搬出的意思。爆破隊負責人勸說肖德貴早點把東西轉移出去。肖德貴的妻子被說的有些動心了,但肖德貴還是放心不下。 

      已經過了9點鐘了,工作隊的人還是沒來。肖德貴雖然嘴上說著不往外搬,但他也明白這天下午大樓肯定要爆。因此還是先在屋里收拾未打包的東西。為了避免自家的房子在炸樓時受到損害,肖德貴也開始往屋外轉移東西了。肖德貴的態度松動后爆破隊負責人開始安排部下從肖德貴家切割和拆除與大樓連接的部分。 

      爆破隊開始放置連接各雷管的主導線。肖德貴把部分東西轉移到門口的過道里再次在門口張望,等待工作隊的出現。到了10點多鐘,工作隊終于出現了。但周轉房的位置還是沒能定下來。工作隊的人陪著縣移民局的局長又來了一次。但周轉房的位置還是沒有準信兒。 

      肖德貴的住房與大樓連接部分基本上已經被爆破隊員們切割分離了。聽說有家報社的記者來采訪,忙亂中肖德貴和妻子還是特意換了一身衣裳。 

      按照計劃,第二天下午大樓必須進行實施爆破。縣建委和商委的干部們以及拆遷辦的干部又一次來到48號院。 

      肖德貴左邊的房子里住的是居民肖園,他是肖德貴的侄子。也在商業系統工作。 

      9月10日中午12點多,人民路48號院里只剩下肖園一家的周轉房還沒有著落。肖園一家人一直站在大門口等候消息。 

      肖德貴到老縣政府辦公樓看了周轉房之后,回到老院開始搬東西。 

      縣商委的干部再次到來后,肖園的周轉房也有了著落。 

      下午三點,正式爆破。遠遠的看去,人民路48號院的房子還豎在那里。爆破對它并沒有形成損害。 

      2003年夏天二期蓄水完成后,奉節老城還住著在三期蓄水前即將搬遷的居民。還有一些跟肖德貴一樣,拿到了單位破產后了一次性的補助。沒有經濟實力買房的老城居民。由于水電使用不方便,肖德貴后來搬到了過去煙草公司的家屬樓里,并在老月牙街6號租了兩間小門店。賣羊雜碎,開麻將館。天氣熱起來后,沒人吃羊雜碎了,他就先關了這兩間門店。 

      2004年,肖德貴的兒子已經上高三了,正在為考大學做準備。肖德貴無事可做,找出了多年未拉過的二胡。三期蓄水要等到2007年,肖德貴夫婦還很有些時間去做自己的夢。 


    內遷篇之五   
     鐵匠街45號

            鐵匠街在老奉節城的東南部,不屬于主干道。鐵匠街45號的門店,屬于85歲的老太太譚開秀所有。譚開秀把這個四方形的門店租給了經營五金交電的商鋪。在門店歸還中,這個門店被定為二級門店。譚開秀在新城分得了一間長方形的門店。門店的過道和洗手間也被當作門店的面積。譚開秀對此很不滿意。 

      譚開秀的住房就在這門店的樓上。一只從外面跑來的貓一直與她相依為伴。譚開秀的兩個女兒都在縣航道處工作。沒有也她住在一塊。一個兒子在外地工作。新分這間門成了老太太的心病。 

      為了解決部分店主老城店主新分門面面積不足的問題。負責門面歸還的永安鎮政府舉行門面補差會,再對店主們給予一些補償。譚開秀早早的來到了會場,一直在那觀看和等待。直到人走的差不多了,她才跟副鎮長向朝陽說起自己門店的事。 

      門店歸還成為奉節城內人們關注的焦點。是一項利益沖突復雜,矛盾較多的工作。主管這項工作的副鎮長向朝陽也覺得這事很難辦。 

      譚開秀為門面的事又找了鎮長幾次,但都沒能找到。門店調整沒有著落,加上新城老城間兩頭奔波勞累,譚開秀在自家的小屋里躺了兩天。 

      第二天譚開秀在女兒的陪伴下再次來到永安鎮政府。這次她見到了鎮長和副鎮長。 

      帶著鎮長看完新城的門店后。譚開秀就搬到女兒家住了。她在這里等了將近一個月,一直沒有得到消息。 

      第二天,譚開秀再次來到縣政府,才知道問題早就已經解決了。譚開秀最后還是選擇要了一間小門店。 


    內遷篇之六   槐花樹4號

            槐花樹位于奉節縣老城西南部,是一條不到兩米寬的小巷。在這條小巷里退休職工鄭貴盛十年前就把槐花樹4號自家的房子改作門店,經營糖雜煙酒,在奉節他把萬縣醬油賣出了名氣。移民工作展開后,縣里對歸還門店的界限作了規定,像他這不是臨街第一層,第一自然間的門店不再歸還之列。如果沒有門店,到新城后收入就會大大降低。 

      在永安鎮政府的辦公室里,一些分到新城的門店和住房的人,已經開始辦理手續了。 

      門店還沒著落的鄭貴盛急了,在旁邊臨時設立的縣移民局拍了桌子,大吵一架。 

      離槐花樹4號500米處的永安路上,鄭貴盛的兒子鄭可游也租了一間門店經營糖雜煙酒。他是主要做批發生意。 

      縣移民局信訪辦那邊,對于歸還門店的事還未做出答復。鄭貴盛在家里坐不住,又到鎮移民站信訪辦催問結果。 

      老城的不少商戶已經遷往新城的門店里經營了。老縣城內到處都在搬家拆房。槐花樹鄭家小店旁邊的房子也開始拆了。而鄭貴盛還在那守著。 

      歸還門店的事縣里指定由永安鎮具體負責。主抓干部是副鎮長向朝陽。無論雜街頭還是在辦公室,他身邊總是圍滿了人。 

      這段時間鄭貴盛在老城新城之間不斷奔波,成了鎮政府院內的一位常客。 

      在不斷咨詢和上訪過程中半年時間過去了。奉節老城的門店歸還補償工作進入了尾聲。一些遺留問題有了解決的轉機。鑒于新城還有一些富裕的門面房。永安鎮召集幾戶有特殊困難的商戶代表開會,了解情況。上報奉節縣協商解決。 

      在這年的秋天,75歲的鄭貴盛將近一年的奔波,終于有了結果。在新城的旅游經濟開發區,寶塔坪的主要街道上得到了兩間門店。一間租給別人經營,另一間正在準備裝修。鄭貴盛的兒子鄭可游在新城主要街道上,買了一間門店。生意也做得比以前要大。 

     

    內遷篇之七     向陽路62號

          奉節縣的大東門街東頭靠右邊的一條胡同叫向陽路。胡同里有棟開滿鮮花的小樓。戶主李倫秀和丈夫多年前蓋起這棟小樓,把多余的房間租出去為之生存。由于這小樓是分兩次蓋起的。按照移民拆遷政策規定。只有一少部分能夠補償。2001年,李倫秀62歲,身患一種癌癥和其他兩種疾病。丈夫也去世好幾年了。二兒媳病故后,小孫女也由李倫秀撫養。 

      奉節縣有私房的居民在新縣城的新居,是通過抽簽的辦法確定的。眼看就要進行第三次抽簽還房,而自家小樓的補償面積還未能確定。李倫秀開始四處奔走。打聽到鎮信訪辦管這事,她就來找老街坊唐玉新。唐玉新的家住在大東門街左邊的巷子里,離李倫秀家大約有百十米的距離。平時在街上碰頭,大家都是打招呼的。 

      唐玉新是奉節縣永安鎮移民站信訪辦的主任。從事移民工作已經有8年時間了。他的家很多時候,就是第二個信訪辦公室。 

      李倫秀老房資格的賠付問題主要是因為缺乏有關政策所必需的證明(李秀倫的房子現在的面積為170平米,但按規定,拆遷補償只承認1992年之前登記的房產面積,而當時李秀倫的登記面積只有60多平米,因此如果要得到現有面積的補償,她要提供92年10月10號以前的房產證,或者現建委的審批手續),居委會接到鎮信訪辦轉來的信息后到實地去了解情況。 

      倫秀這些天到處尋找有關過去蓋房子的資料和證明,眼看著抽簽的時間馬上要到,手頭又拿不出派上用場的東西,李倫秀給急病了。但因為老房賠付牽涉到今后的生計,李倫秀也顧不得生病的痛苦,一再去信訪辦咨詢。 

      因為地質結構復雜,奉節新城選址屢屢變動,影響了遷城的進度,加重了工作的難度。作為移民干部,同時作為移民干部,47歲的唐玉新就承受著雙重的壓力。因為工作太忙,基本上不能按時回家。家里30多平米的住房,讓四口人沒有回旋的余地,兩個女兒睡在上下鋪。他和妻子只好在涼臺上塞了張床作為臥室。早出晚歸的唐玉新,回到家里,聽下了崗的妻子嘮嘮叨叨,幾乎就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課。 

      按照唐玉新的要求,李倫秀第三次帶著找到的材料來到信訪辦,在抽簽前作最后的努力。回到自家的小樓上,李倫秀沉默了很久,這次不能抽簽就意味著今后也很難順利地分到新房了,她也只能耐心等待。 

      奉節新城的建設已經有了大致的模樣。老城里的居民已經碌碌續續搬到新城住房里去了。 

      向陽路62號的李倫秀因為自家兩次蓋建的小樓的賠付標準尚未確定,一直沒能參加縣里組織的抽簽分房。永安鎮移民信訪辦的唐玉新終于算是有了點兒空,他來到老街坊李倫秀家解釋抽簽的事。 

      長期租住李倫秀家三樓的是位中學教師,她也要搬到二期水位線以上的地方去了。李倫秀兩個兒子都已經下了崗,他們不久也要遷往新城,搬到單位提供的住房里。 

      因為老房的陪付面積一直沒有確定,李倫秀錯過了一次次的抽簽機會。到了2003年夏天,她小樓周圍,已經是四面楚歌了,明知是無望,但李倫秀還在堅持著。 

      為了促進應搬未搬的老城居民們盡快遷往新城。縣拆遷辦對基本以搬完的地段進行斷水斷電。 

      李倫秀的小樓最后還是按照有關規定只補償了60多平方,剛好新房又跟唐玉新在一個樓上。但她覺得上了電視影響了分房,拒絕再去采訪和拍攝。 

      2004年6月李倫秀因病逝世。 

      李倫秀的大兒子用姐姐的住房指標在新城買了一套房子。因為拿不出更多的錢,也沒有添置新家具。大兒子已經到私人的一家船上打工。大兒媳也正在準備自謀生路。 

     本文來自央視12集紀錄片《背影》 更多資訊請掃描進入:

  • 專題關注度:1676人次
專題圖集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共有25 張圖片 查看全部
專題視頻
分貼互動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0年長江流域發生強降雨,2010年7月20三峽工程建成后的首次大規模洪峰到壩,洪水峰值接近7萬立方米/秒,大規模洪峰20日上午順利通過三峽大壩。這是三峽水庫建庫以來的最大一次洪峰,此次洪峰峰值流量超過了1931年、1954年和1998年的特大洪峰,三峽大壩成功抵御建成以來最大洪水。大壩下游個省市安然無恙,三峽大壩防洪能力全面體現。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3年12月8日秭歸新桂林村附近,兩位新人從庫區新建的吊橋上走過。今天是他們大喜的日子,新郎是新娘王茜在上海打工認識的杭州人。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3年12月21日荊州監利荒湖農場,15年前從三峽巫山縣青石村搬遷下來的三峽移民站在自己剛收割的棉田中。從山區到平原,種柑橘的要在平原上種棉花,讓他們改變了很多生活習慣。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3年10月12日三峽庫區秭歸泄灘的長江邊,三峽庫區175米水位線邊上,老屋里墻上熊正華(男)和劉紅英(女)兩位老人的遺像。他們村全部淹沒在175米水位線下了,村民早都搬遷到山上的新集鎮去了,但兩位老人到死都不愿意離開江邊的老屋。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5年8月的一個清晨,巴東巫峽山頂,向長方從室外的床上爬了起來,15年前她家是從三峽庫區的江邊搬遷到山上的,山上野豬多,她只有在戶外睡覺,方便趕走前來偷吃玉米的野豬。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4年8月9日上午6點,重慶大溪縣大寧河邊,幾位三峽庫區的移民正在河邊放生一批從市場上購買的河中的野魚。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5年10月5日巫山青石鎮神女峰下,易元修大姐正在自己新開的民宿酒店給游客做飯。當地通過發展旅游讓移民脫貧致富。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三峽庫區在每年5月把庫區水位從175米降到155米左右騰庫容防洪水。2016年6月10日三峽庫區瞿塘峽口夔門,水位下降后,被淹沒的家園又露了出來,幾位移民“網紅”在自己小時候的老家上搞直播。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8年1月三峽庫區夷陵美人坨,一條客輪正在被拆解當廢棄的鋼材賣掉。由于三峽庫區高速、高鐵的貫通,庫區長途客輪在2015年初全部停運。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9年6月26日巫山大溪瞿塘峽峽口,庫區水位155米,大溪鎮遺址露了出來。60歲的移民劉華站在以前的老村遺址上練習打圍鼓,他們一會就要坐渡船到到河對面恭賀朋友喜遷新居。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5年5月秭歸屈原小學的學生劃旱龍舟過端午節。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4年1月巫山老碼頭,又到了柑橘成熟的季節,大批三峽庫區移民把剛采摘下來的柑橘送到老碼頭來出售,柑橘樹是移民搬遷后靠在新的家園種植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1年10月10日湖北江漢平原荊門沙洋農場,13年前從三峽巴東官渡口土家族鄉搬遷下來的三峽移民,站在自己剛采摘的棉花邊合影。從山區到平原,從種柑橘的到種棉花,讓他們改變了很多生活習慣。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4年12月,晚上巫山新碼頭上的一男一女等夜船過江,他們倆今天剛領了結婚證。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5年8月,秭歸蘭陵溪鎮,20年前的三峽移民沈紅民住在“新”家里。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5年6月大寧河里現殺現烤的江魚很受歡迎,商販直接把工作臺子架到了江水里。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5年5月夷陵區太平溪碼頭上,50多歲的劉冬梅帶著自己的雙胞胎孫女回搬遷前的老家。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6年4月湖北巴東長江邊,巴東正在拆遷的老縣城里,張至華正在把一輛小面包車的面板抬走。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6年3月三峽大壩前,兩位正在給馬洗澡的人。

1993年2月,三峽工程前期最大的工程項目——茅坪溪泄水防護工程開始施工。地處三峽大壩右岸的秭歸縣茅坪鎮三溪村、茅坪村、中堡島村等村的三峽移民開始搬遷,以此為標志,拉開了三峽百萬大移民的序幕。2000年8月13日,三峽庫區首批外遷移民自重慶云陽縣前往上海崇明島,2004年8月28日,最后一批三峽庫區外遷移民自奉節縣抵達江西浮梁縣。五年間共有16.6萬三峽庫區移民離開故土外遷安置到上海、浙江、江蘇、廣東、福建、江西、安徽、湖北、湖南、四川、山東11個省市。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2年8月31日,巫山良井的移民劉長福帶著自己剛出生一個多月的兒子和媳婦在宜昌搭乘火車。9月1日,專列搭載899名巫山人抵達廣東惠州。他們作為巫山縣最后一批三峽移民,被安排到13個移民安置點,開始了完全陌生的生活。2003年,劉長福一家3口,移民惠州不到一年,就率先離開惠州,回巫山去搞養殖業。緊接著,小組村民紛紛加入回鄉隊伍,到2004年上半年,23戶中返流17戶。甚至有兩戶賣掉了安置房和宅基地,一套2人的房子,賣了4.3萬,一套3人的房子,賣了8萬。

因三峽工程而不得不離開家園的百萬移民,和三峽工程一樣備受關注,自1994年正式實施移民搬遷安置工程至2010年移民搬遷全部完工,三峽庫區已搬遷安置移民130余萬人,相當于一個歐洲中等國家的人口。一晃,時間整整過去了20年。如今他們中,嬰兒長成了20來歲的小伙子、大姑娘;年輕人當上了爺爺和奶奶;老人們有的健在,有的則已經離開人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0年3月三峽庫區西陵峽段桂林村,移民李俊馬上就要搬家了,他做了個小棺材,把自己家祖墳里的父母的遺骸一起搬遷到新家去。到2010年初三峽庫區百萬移民搬遷全部結束。

三峽水電站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也是中國有史以來建設最大型的工程項目。2010年三峽百萬移民工程全部完工,三峽工程全面實現通航、防洪發電三大功效。國務院三峽辦主任汪嘯風談及“后三峽時代”時公開表示,三峽移民“搬得出”的任務已基本完成,但是要實現“穩得住、能致富”的目標任務還十分艱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外遷的三峽移民中,有部分在沿海以及中部地區的移民因為不適應遷入地環境及自身條件限制,在發展生產和務工經商方面遇到不少困難,回流到三峽庫區。移民回流大多數人是投親訪友;一部分人是“流動”的,在發揮他們的優勢做一些販運等生意;有部分老年移民返回家鄉住一段時間;也有個別移民,因為搬遷后家庭成員病故,回來投親靠友。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3年6月10日三峽庫區奉節夔門下,漁民王進喜說:“他在這里打了三十多年的魚,第一次看見水漲到風箱峽的洞里。當天三峽蓄水水位達到135米,首期蓄水工作完成。整個三峽工程約有130萬移民,其中該水位以下移民約占36.7%。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4年1月8日晚上10點宜昌茅坪碼頭,王濤和他的朋友擠在客船狹小艙室里。他們都在在湖南長沙打工,客輪就可以送他們回老家巫溪過了年。這是三峽庫區最后的一班春運客船,隨著春運的結束,三峽客船將正式退出三峽航運,到他家的三峽高速將在今年6月通車,當年三峽庫區高鐵、高速全部通車。

回得去的是家鄉,回不去的是故鄉,這百萬移民從生活的故土分散到全國各地,在那些環境迥異、語言不通的地方又開始了他們的新生活,老的三峽已經消失,新的三峽人還要繼續的走下去30年的路程已走過,他們現在還在路上,該帶著的一定要還要帶著,該舍棄的一定要舍棄。

編輯 / 章文
                                                  三峽移民30年的變遷
                                                                圖文 / 李風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1991年4月巫山大溪巫峽口,當地的村民正在往拖拉機上裝剛從河灘上挖的河沙,運到大溪鎮上建新房。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1995年6月25日中午,秭歸縣的一條小班船上,7歲的小移民劉偉扛著自己的涼席,從壩上庫首的秭歸縣向家村移民到宜昌市。向家村是三峽庫區首批移民的搬遷村,該村53戶184名移民全部搬遷到宜昌市郊,三峽百萬移民大遷徙正式拉開序幕。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1997年12月10日,三峽庫區巴東縣楠木園村的移民帶上自己的全部家當乘坐小船搬遷到離這里只有10公里水路的官渡口。截止到1997年年底一期三峽移民完工,三峽庫區有8萬多移民完成搬遷。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1998年8月13日,云陽縣639名三峽庫區移民登上由家鄉開往上海的客船,順江而下經過三峽大壩工地,8月17日到崇明島安家,三峽庫區大規模的外遷拉開序幕。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1999年11月15日,三峽庫區的秭歸老縣城各種機關單位都已搬遷走了,新城在下游30多公里外三峽大壩前,老縣城里還有大批的移民沒走。當年國務院對三峽農村移民的安置政策作出重大調整,決定將13萬多移民移到外省去。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0年8月13日,云陽縣639名三峽庫區移民登上由家鄉開往上海的客船,順江而下,8月17日到崇明島安家,三峽庫區大規模的外遷拉開序幕。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1年3月20日清明節前,三峽庫區的新秭歸縣城前,三峽庫區茅坪村的首批搬遷移民張建國和妻子,在建設中的三峽大壩前祭祖,雖然祖墳早已不在。2003年6月1日三峽庫區正式蓄水,茅坪村永遠留在水下。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2年3月25日長江三峽工程庫區有1700多年歷史的秭歸縣老縣城歸州鎮成功地進行了拆除爆破,上萬移民的房屋在爆破中被拆除,三峽庫區開始達規模拆遷。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2年7月20日,三峽庫區忠縣的移民正在把家里養的豬轉運上船。三峽庫區100多個城鎮開始大搬遷。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2年9月巫山碼頭一批外遷移民馬上就要上船了將直接乘船遷往1000公里外的江西景德鎮。這批移民在100多年前“湖廣填四川”的時候從江西景德鎮遷徙過來的,100多年后她們又將遷徙回“老家”,三峽庫區有近一半以上的當地居民都是“湖廣填四川”的時候從江西、安徽等省遷徙來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2年11月6日9點40分三峽大壩二次截流成功。三峽工程二期工程全部順利完工。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3年6月1日,三峽工程正式下閘蓄水,第一期蓄水135米,新秭歸縣城的江邊,移民們正在和135水位標字牌合影。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3年6月3日三峽奉節白帝城,8歲的小娟子在自己家的柑橘地理玩耍。6月1日三峽庫區正式開始一期蓄水135米,老白帝城鎮在一期水位線下,已全部拆遷,自己的家還在三期水位線上,拆遷還沒有開始。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4年6月20日三峽庫區巫山小三峽入口,旅游碼頭上空無一人。在以前這個季節應是當地的旅游旺季,由于水位上漲到140米左右,小三峽的經典景點大批被淹沒,游客們不再前來觀光,新三峽旅游這一年遭受重創。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4年7月8日,三峽大壩五級船閘正式通航,它的建成表明我國船閘建設技術已達到世界領先水平,實現了“安全、高效、暢通”的通航目標。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4年8月18日,最后一批三峽庫區外遷移民,奉節縣881名外遷移民啟程前往江西安家。三峽庫區外遷出省移民全部結束。至此,三峽庫區外遷移民16.5萬人。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7年10月巴東縣青石的小煤礦里當地的移民還在礦洞里。三峽庫區巴東、巫山、奉節巫溪、云陽等縣市有大批的小煤窯,這些煤窯在今后幾年的蓄水過程中一些將被淹沒在水下,當地政府為保證三峽庫區環境也將關閉一批小煤窯。但很多庫區移民認為小煤窯關閉和淹沒他們的致富的來源沒有了。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8年10月5日巫山當地的班船開進了大溪河里,三峽庫區開始第三階段實驗蓄水。到10月5日水位到達156米,由于庫區很多新路的建設還沒有完工,老路又全部被淹沒,庫區的移民出行船成了他們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了。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7年9月,三峽庫區二期蓄水到156米,三峽庫區巴東老碼頭完全被淹沒,到新城趕集的移民還不適應,下船紛紛從水中走過。三峽蓄水庫區一些地區開始出現滑坡。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9年9月25日巴東縣火焰石,三家搬新家的移民和大批的乘客在渡船上。到2010年初三峽庫區百萬移民搬遷全部結束。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0年10月2日 李文玲帶著一對一歲多的雙胞胎兒子和5歲的女兒乘坐班船回大溪鎮,她是2004年8月隨最后一批三峽庫區外遷移民江西的,兒子女兒都是在當地出生的,這次帶他們回來讓外公外婆看看。

2019/11/28 23:52:14fjzxltbz對帖子 三峽工程奉節移民大搬遷——內遷篇的回復
                              標志性建筑成爛尾工程 奉節炸掉“移民紀念塔”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爆破前的“華字塔”成為爛尾樓


  
       在電影《三峽好人》中,影片結尾部分有一個異化的火箭升空,火箭主體就是奉節縣“華字塔”,這個塔由于成為爛尾工程,最近被炸毀拆掉。

  該塔修建在奉節縣李家溝黑漢包,距離長江水面只有30米左右距離。一共高13層,總體造型如同繁體的“華”字,據稱投資2000多萬元。奉節對內稱之為“華字塔”,對外稱為“移民紀念塔”。塔周圍還規劃修建青少年活動中心,制作反映三峽移民的大型浮雕。這個塔2003年完成主體工程,此后由于種種原因陷入停頓。

  昨天,記者在現場看見,華字塔所在的黑漢包,已被削平一半,塔已不見蹤影。從塔里拆除下來的鋼筋,密密麻麻堆了一地。塔周圍的浮雕也全部拆了下來,碼在公路邊上。

  奉節海成集團行政辦負責人介紹,今年初,奉節縣公開拍賣黑漢包地塊,海成集團取得開發權。不久前對華字塔進行爆破拆除,“黑漢包”以后將被打造成奉節城區的大門,修建濱江廣場,供市民休閑娛樂,同時在周邊進行房產開發。

  凝聚了心血與創意的作品,卻遭遇如此命運,著名雕塑家江碧波連說“遺憾”。江碧波說,本意是把這座塔打造成新縣城的標志性文化景觀。自己由長江聯想到了中華文明,以及移民舍小家為大家的愛國情結,于是有了繁體“華”字的造型創意;“華”字又有開花、繁盛之意,包含了對移民美好的祝福。她表示,希望能在主城重建“華字塔”。(劉邦云 楊娟/文 陸綱/攝)
2019/11/28 23:49:42fjzxltbz對帖子 三峽工程奉節移民大搬遷——內遷篇的回復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根據長委1991-1992年淹沒實物標調查和《條例》,全庫區規劃建房人口110.56萬人,規劃基礎施規模人口120.88萬人;計劃1997年前遷移11.56萬人(建房人口10.53萬人);1998-2003年遷移53.21萬人(建房人口45.44萬人),2004年-2006年遷移34.98萬人(建房人口33.47萬人),2007-2009年遷移21.13萬人(建房人口21.12萬人)。規劃復建房屋面積3687.8萬平方m;計劃1997年遷建521.13萬平方m,1998-2003年遷建1554.94萬平方m,2004-2006年遷建1006.92萬平方m,2007-2009年遷建604.81萬平方m。
  (1)農村移民安置規劃
  全庫區規劃農村移民生產安置人口40.5萬人,在庫區淹沒涉及縣內安置32.2萬人,出縣外遷安置8.3萬人;規劃搬遷建房總人口44萬人(湖北省6.5萬人,重慶市37.5萬人),縣內搬遷建房32.2萬人(湖北省4萬人,重慶市28.2萬人)。
  1999年5月,國務院召開三峽工程移民工作會議,鼓勵和引導更多的農村移民外遷安置,對農村移民安置規劃進行了調整和完善。全庫區農村移民外遷安置人數由原來規劃的8.3萬人,增加到12.5萬人。湖北省2.5萬人,全部在本省非庫區縣安置。重慶市10萬人,其中巫山1.7萬人,奉節1.7萬人,云陽3.6萬人,開縣1.1萬人,忠縣1.9萬人;在本市非庫區縣安置2萬人,投親靠友自主分散安置1萬人,出市外遷安置7萬人:外遷四川省9000人,江蘇、浙江、山東、湖北、廣東省各7000人,上海市、福建省各5500人,安徽、江西、湖南省各5000人。
  (2)城鎮遷建規劃
  規劃遷建的城鎮有:湖北省的秭歸、巴東、興山等3座縣城;重慶市的萬州、涪陵兩座城市,巫山、奉節、云陽、開縣、忠縣、豐都、長壽等7座縣城及116個遷建集鎮,包括27個建制鎮、82個鄉集鎮、7個一般場鎮。規劃建房人口71.8萬人,規劃基礎設施規模人口82萬人,規劃遷建用在規模5774.28平方hm。
  (3)工礦企業遷建規劃
  按編制的時間、深度及內容不同,分為淹沒處理規劃、搬遷結合技改規劃和結構調整規劃。
  ①淹沒處理規劃主要內容包括淹沒企業的實物資產及價值評估、補償投資核算、遷建規模及占地面積、遷建地址、移民補償資金分年投資數量等。
  ②企業搬遷結合技改規劃是淹沒企業遷建的實施規劃,重點調整淹沒企業的產品結構、產業結構和組織結構,由國家經貿委和三建委移民開發局組織庫區兩省、市有關部門編制,并委托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進行評估。1994年底完成了135m水位線下淹沒企業搬遷結合技改規劃,1997年對其進行了修訂,形成了搬遷結合技改三年規劃。
  ③結構調整規劃是根據1999年國務院三峽工程移民工作會議“兩個調整完善”精神,對淹沒處理規劃和搬遷結合技改規劃做了再一次修訂和完善。通過實施兼并、破產、關閉等措施,加大淹沒企業組織結構、所有制結構、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的高速力度。結構調整規劃涉及庫區1629家淹沒企業,擬保留發展617家,合并重組為406家新企業,破產關閉1012家淹沒企業,調整壓縮比為75.1%。其中,湖北庫區結構調整規劃涉及232家淹沒企業,擬保留發展22家,合并重組為17家新企業,破產關閉210家淹沒企業,調整壓縮比92.7%;重慶庫區結構調整規劃涉及1397家淹沒企業,擬保留發展595家,合并重組為389家新企業,破產關閉802家淹沒企業,調整壓縮比為72.2%。
  (4)專業項目復建規劃
  ①公路復建。規劃復建公路總長度819.97km(湖北229.18km,重慶590.79km),其中,二級公路19.92km,三級公路283.47km,四級公路516.58km,大型橋梁198座,汽車輪渡14處。
  ②港口碼頭。規劃復建城市港口2座,即萬州港和涪陵港;縣城港口8座,即姊歸港、巴東港、巫山港、云陽港、忠縣港、豐都港、長壽港;集鎮碼頭81座;停靠點97處。
  ③電力設施。規劃新建水電站53座,裝機容量37.57萬kW;復建輸電線路3836.6km,其中湖北省909.65km,重慶市2926.95km。
  ④郵電通信。規劃復建主要線路有:農話中繼線1304.85km,農村用戶線1282.71km;滬-漢-成通信線205km;長航通信干線621km,分支線142.1km。
  ⑤廣播電視。規劃復建縣廣播站、電視臺20個,鄉、鎮廣播站、電視臺111個,微波站5座;復建廣播線路4191.03km,鄉、鎮至村廣播線2886.23km。
  ⑥天然氣管道。規劃復建重慶庫區輸氣管道47.32km,儲配氣站2座,過江管道0.7km。
  (5)防護工程規劃
  規劃的防護工程有巴東縣平陽壩防護工程、興山縣過陽坪防護工程、開縣15片防護工程等,防護土地總面積26.7k㎡,防護區人口4萬人。
  (6)環境保護規劃
  規劃主要指標為:到2010年末農業人口人均擁有穩產高產基本農田0.053~0.067平方hm(0.8~1畝),經果林0.02~0.033平方hm(0.3~0.5畝),林草覆蓋率達到45%以上,土壤侵蝕量減少70%以上,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控制;移民安置區“三廢”污染和噪聲污染問題基本得到控制,環境質量達到國家規定的標準;人群健康得到有效保障;生態環境顯著改善。
  (7)庫區崩滑體處理規劃
  經調查,受三峽工程蓄水影響前緣高程175m以下的崩滑體共計有1302處,其中干流654處,支流648處。規劃處理意見為不處理的501處,監測297處,搬遷處理466處,工程處理34處,專項處理4處;2003年前擬處理的220處,其中工程治理21處。
  2001年10月,國土資源部編制了《三峽庫區地質災害防治總體規劃》。根據規劃需治理項為:
  ①崩滑體2490處,其中工程治理并監測預警的615處,搬遷避讓并監測預警的553處,只進行監測預報的644處,不需防治的578處。
  ②塌岸防護139km,其中2003年以前重點完成的塌岸調查評價任務為184km,塌岸工程防護為79km。
  ③監測預警776處,其中專業監測72處,群測群防704處。
  ④高切坡防護規劃1428處,深基礎處理初步規劃以奉節、巫山、巴東等新縣城城區為主。 
  (8)文物保護規劃
  三峽水庫淹沒區涉及遷建區文物保護項目共1087處(湖北省335處,重慶市752處)。其中,地面文物項目364處(湖北118處,重慶市246處),列入搬遷保護的135項(湖北省42項,重慶93項);地下文物項目723處(湖北省217處,重慶506處)。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19/11/28 23:23:46fjzxltbz對帖子 三峽工程奉節移民大搬遷——內遷篇的回復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重慶庫區規劃移民任務是:到2009年三峽工程建成時,最終動遷城鄉居民103.79萬人,其中,農村移民35.34萬人;復建各類房屋3133.73萬平方米,完成工礦企業遷建和結構調整1397戶,以及港口、碼頭等一大批專業設施復建。靜態補償移民投資315.55億元(1993年5月價格)。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正確領導下,在各省市及中央有關部委的大力支持下,經過各級移民主管部門和人員的努力,重慶庫區的移民工作,取得了豐碩成果。自1993年三峽庫區移民工作正式實施以來,到2003年二期移民驗收為止,重慶庫區已累計完成移民靜態投資290億元,遷建了2座城市、6座縣城、51個集鎮、25座大中型橋梁、11座水廠,建設移民鄉鎮公路1200公里,搬遷安置移民57.76萬人,復建各類房屋2041萬平方米,調整搬遷淹沒工礦企業888戶,完成8個縣城和城市港口、47個集鎮碼頭的搬遷和新建。同時,庫區生態環境保護、地質災害治理、文物保護工作進展順利并初見成效,滿足了三峽工程1997年大江截流需要和2003年蓄水發電通航的階段性目標的順利實現。目前,重慶正按照三峽庫區移民安置規劃,加快完成三期移民任務,整個工作計劃推進有序。2004年,重慶庫區完成當年移民項目投資33億元,共搬遷安置移民11.38萬人,復建各類房屋287萬平方米,搬遷調整工礦企業200戶。到2005年3月底止,重慶庫區已累計完成移民投資346.3億元,搬遷安置移民82.6萬人(其中外遷移民139 832人),較好地完成了預定移民計劃。 (郎 誠)
2019/11/28 23:12:53fjzxltbz對帖子 三峽工程奉節移民大搬遷——內遷篇的回復
 跨越兩世紀、持續18年的三峽工程大移民,至2010年宣告結束。百萬移民安置任務全面完成,曾經橫亙在中國政府和三峽建設者面前的“世界級難題”,終告破解。
建設三峽工程,根治長江水患,并發揮其巨大的電力、航運效益,是國人的百年夢想。但三峽水庫淹沒區涉及重慶、湖北兩地20多個區縣,上百萬移民需避讓搬遷、重建家園。移民能否“搬得出”,成為三峽工程成敗的關鍵。

自工程開建以來,庫區人民無私奉獻,毅然“舍小家、顧大家、為國家”。一部分移民離開肥沃的土地向后靠,把新家建在瘠薄的山梁臺地上;更有16萬多移民離鄉背土,揖別祖祖輩輩居住的故園,帶著家鄉的泥土,遠赴十幾個省市重新安家。

為維護好移民群眾利益,18年來,國家根據移民工作實際,不斷調整、完善安置政策。搬遷之始,國務院在1993年發布的《長江三峽工程建設移民條例》中,就明確提出“實行開發性移民方針,多渠道、多產業、多形式、多方法妥善安置移民”,并莊嚴承諾“使移民的生活水平達到或者超過原有水平”。

根據最新統計,截至目前,三峽庫區共搬遷移民139.76萬人,安置任務全面完成。參與移民工作近20年的國務院三建委原副主任甘宇平深有感觸:“正因為有了移民群眾的奉獻、犧牲,有黨和政府不斷維護和發展移民的利益,三峽百萬移民‘搬得出’的目標才得以如期實現。”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來源:中安在線
2019/11/28 22:57:42fjzxltbz對帖子 三峽工程奉節移民大搬遷——內遷篇的回復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2003年6月1日,三峽大壩正式下閘蓄水,壩前水位正在一天天升高,擋 一江激流的大壩更加雄偉、壯觀。

傲然屹立的三峽大壩,物理構成是堅不可摧的鋼筋混凝土,精神基石則是百萬移民的無私奉獻。

移民,是困擾全世界水利工程的共同難題,國外不乏因移民問題影響工程進度甚至下馬的先例。

三峽浩大的移民工程,世界水利史上亙古未有。根據規劃,三峽蓄水至175米水位時,最終移民將達120萬人。這相當于一個歐洲中等國家的人口,是此前世界最大的水利工程伊泰普電站移民的28倍! 三峽工程成敗關鍵在移民。破解這道世界級難題的"金鑰匙",已經牢牢掌握在湖北省和重慶庫區人民的手中。

4月27日,三峽二期移民工程通過國務院最終驗收。

這是一個令人激動感懷的標志:三峽移民用淚水和汗水澆筑的大壩之基已經筑牢了,走在了工程設計的前面,完全能適應大壩初期蓄水的需要! 10年來,三峽移民已搬遷、安置移民72萬多人。其中湖北省庫區夷陵、秭歸、興山、巴東已搬遷移民184613人,占全部計劃的90%以上!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童莊河漲水了。盡管知道這一天遲早要來,73歲的鄭家發還是情不自禁地流淚了。

三峽大壩蓄水,橫穿秭歸縣郭家壩鎮的童莊河上漲。從山底搬到山上的移民鄭家發,推開窗戶就能看見,解放初帶領全村百姓苦干4年開墾的百畝良田漸漸沒入水中。

故土難離,始終是千百年來積淀在中國百姓心中的情結。然而,為了國家大計,為了民族大業,庫區兒女揮別家園,為三峽工程讓路。 我們怎能忘記?

1992年10月,三峽工程施工準備期。秭歸楊貴店村70多歲的老黨員譚得訓說服4個兒子,全家老少拆掉4間大瓦房,搬進了臨時帳篷,這是三峽百萬移民搬遷第一戶。隨后,轟鳴的挖土機在他拆除的宅基地里鏟出三峽工程第一鏟土。 我們怎能忘記?

1995年4月10日,桃花盛開。秭歸向家店村46戶王昭君的后裔,含淚跪拜祖先的靈位,從當年昭君入宮的出發地香溪河口,乘坐木船順江而下,遠遷宜昌市伍家崗區。 我們又怎能忘記?

移民鄭玉枝,搬遷時即將分娩,最后在臨時帳篷里生下孩子,取名路生移民李自淑落戶伍家崗靈寶村,她的父親和小弟、妹妹遷到了枝江,另一個弟弟遷到遠安,一家分成了三地。 奉獻,是一顆種子,灑遍峽江兩岸。10年風雨,三峽庫區移民搬遷的感人故事,不勝枚舉。

記者采訪了數十名移民,沒有一個人說"我為三峽作了貢獻",但雄偉的三峽大壩,將永遠銘刻著他們的名字。

2002年,中央電視臺評選"感動中國"年度人物,百萬三峽移民獲得特別大獎。

我們慶幸,我們自豪,為可敬可愛的三峽移民。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5月30日,記者來到巴東縣最早搬遷的移民村――西壤口村。1998年,村里500多名三峽移民全部后靠搬遷。

在村里一間副食店,剛從黃姜地里回來的店老板譚明說,剛搬遷時,村里分了柑桔地,后來桔樹老化了。前年起,鎮財政所提供貸款,實行保護價收購,鼓勵移民種植黃姜。現在,每畝黃姜可收入兩三千元。 譚明的家緊靠公路,是幢兩層小洋樓。村主任胡勝帶記者走上譚明家的屋頂,指著正在施工的巴東長江大橋說:"明年大橋通車,官渡到西壤口的瀝青路建成,出山將更加便捷。" 移民能否"搬得出,穩得住、逐步能致富",不僅是簡單的經濟問題,更事關社會發展大局。

黨和政府把移民的發展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早在三峽工程動工前,三峽庫區進行了8年移民試點。1986年到1993年,秭歸縣一個叫水田壩的彈丸之地一度成了世界焦點。水田壩鄉的230戶、750個農民,用8年實踐為三峽工程探出了開發性移民的嶄新路子。 1993年,國務院發布《長江三峽工程移民條例》,把開發性移民方針寫進了條例的第一章。

10年移民路,從秭歸、興山到巴東,一個又一個"水田壩"在峽江兩岸涌現:"線上一條路,沿路一排房,房后一片園"的農民一條街模式,"靠路安居城鎮化,靠山樂業基地化,靠游興村特色化"的城鄉一體化模式,"一戶一個院,一人一畝田,統一水電路,自然連成片"的庭園模式……三峽人的偉大創造力在緊鑼密鼓的大移民中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 三峽庫區人多地少,后靠方式安置的農村移民,耕地分配不足,一度出現新的坡改梯運動,造成新的水土流失和生態破壞。

為此,1999年,國家進一步調整三峽工程移民政策,把本地安置與異地安置、集中安置與分散安置、政府安置與自找門路安置相結合,庫區13萬多移民分別被安置到11個省市。其中,我省出縣外遷安置25000人,分布在省內宜昌、荊州等地28個安置點。

在宜昌伍家崗區靈寶村9組外遷移民安置點,移民李自淑告訴記者:"交通方便不說,找工作的機會多多了。"靈寶9組的成員是86戶移民,清一色的兩層預制結構樓房,形成了一條長達500多米的街道。組長王鮮和說,從長遠看,靈寶的發展前景肯定要比老家強。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三峽大移民,決不是百萬人口的簡單重組。它所引發的巨大社會變遷,絕不亞于三峽自然景觀的滄海桑田變化。

三峽工程,為三峽庫區注入了活力。

三峽工程至今投資910億元,其中移民資金330多億元,占三分之一強。過去十年,二期蓄水涉及的庫區12個縣區,固定資產投資增長了10倍,農民人均純收入年均增長17.74%。 10年來,我省三峽庫區接受對口支援項目1614個,引進資金30余億元,娃哈哈、匯源果汁、均瑤牛奶、森達、維維、雙匯、椰風等國內知名品牌落戶庫區。 安排移民生產生活、建設新城新鎮、調整經濟結構、改善基礎設施……三峽庫區自然資源、社會資源和經濟資源得到全方位整合、重組,庫區社會經濟結構躍升,展示出了更加美好的發展前景
網友留言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最多輸入300個漢字,你當前輸入的字數為:
專題二維碼
專題二維碼
英雄联盟英雄介绍
山西麻将扣点点口诀 老公不赚钱还好吃懒做 喜乐彩 哈灵江苏麻将新版本 美女捕鱼真空 007比分直播网 在闲鱼干什么最赚钱 浙江飞鱼 现在卖祛痘产品还赚钱吗 微信捕鱼注册送三元 电竞比分网脱兔 心得赚钱 排球比分直播 影视行业赚钱的工作6 沙巴体育比分 能靠爆装备赚钱的手游